首页 »

香港“中惨阶级”的困惑

2019/10/10 4:54:49

香港“中惨阶级”的困惑

 

中产阶层,一个很甜蜜的名字。不过,这一阶层在香港人的生活中咀嚼出的尽是苦涩。

 

香港财政司长公布新一年度财政预算案,一如香港中产阶层担忧的那样宣告全面“减甜”,这让在上月施政报告中未能受惠的中产再次失望。有中产市民致电当地电台,狠批政府过去的“派糖”措施只顾扶助基层,对中产“尖酸刻薄”、“交税就靠我们,福利就永远不予中产”。

 

社会学定义中产阶层是有相对稳定的收入,稳定的社会地位,稳定的心态,因而是希望社会稳定的阶层。但这一阶层被香港社会戏称为夹心层,既不如上层人士般享有巨大财富,又不像低收入人士那般能享受社会福利保障,夹在中间,却要承担香港社会税收主要交纳的负担。

 

他们眼前还算能在平安生活中走着钢丝,却时不时捉襟见肘,更无法算计自己的未来。所以,香港的中产阶层不像一般意义的中产阶层那么稳定,还时不时会走上街头。

 

财政预算案公布前,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早前就放风称,今年的预算案或会减少“派糖”措施。关注中产的团体趁发表预算案前夕到政府总部请愿,要求政府照顾中产人士需要。

 

香港文职及专业人员总会也不满曾俊华减“派糖”,总会约20名成员周日由金钟海富中心游行到政府总部请愿,总会发言人指过去数年预算案推出的纾困措施,对中产而言只属小恩小惠,但若连这些小恩小惠也要缩减,实在令人难以接受!

 

根据香港中文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吕大乐的界定,就香港而言,月薪2万到5万港币完全可以排到中等收入群体了,但是,这并不是等同于你就成了中产阶层,还要看你住的房子的房价,你的消费方式,是否住在体面的楼盘,是否有定期的度假。

 

吕大乐界定的香港中产阶层更重要的是按职业群体划分,同时强调“他们是成功透过教育管道和凭着学历文凭而晋身。”按照这样标准,香港的中产阶层最多占到人口比例的20%到30%。

 

早在特首宣读施政报告后接受电台访问,一名家庭月入三万港元听众诉苦,抱怨未惠及中产。一句“月入三万都算中产”,即成网上热话。听众潘先生声称夫妻收入近三万元,家有双胞胎,既要供楼又要请佣人,恳求特首帮帮中产。

 

“中产定义”随即变成网上热话,更有网民撰写“中低产生活写照”,指家庭月入近七万港元,扣除一家三口生活开支,每月仅余一千五百港元。文章短短三日已有逾千个回应。

 

香港中产阶层是典型的“付出多得到少”的阶层。据悉,超过360万的香港工作人口中,60%的人无需交纳个人收入所得税,而37%的缴税人口中,大部分为中产人士。香港约10%的最低收入家庭可享受公援、30%的中低收入者享受政府的廉租房,偏低收入者可申请经济适用房。而中产的收入刚刚超标,住房问题完全靠自己打拼解决。

 

最要命的是,香港历来有年底“双粮(双倍工资)”的习惯,不仅可以为中产阶层家庭年终有点结余过年,也是不少家庭财政年度交税的税款。不过,有些企业近年以盈利少甚至亏损,取消了年底“双粮”的规矩,中产承受的是变相减薪。

 

这个群体,不仅要为生活挣钱“拼博”,还要为育儿教育化钱“拼博”。香港传统的说法:“生育一名儿女要有400万港元”。那还是早些年的行情。事实上在香港生儿育女,已是一件“奢侈”的事。即使这样,中产家庭都愿意去做。

 

有朋友说,每年的收入扣除支出,几乎就没有什么结余,一套房子基本上就是到了退休时可以供完。退休后就一套房,没有其它收入,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子女身上,再紧张也要把孩子培育好。

 

中产阶层是社会的稳定力量,这种理论说法的逻辑前提,是中产阶层要收入稳定而生活无忧。香港楼价高,生活节奏快,竞争压力大,中产阶层虽然收入不薄,却普遍对自己的生活状态不满。

 

香港媒体发布的一项民调显示,香港中产的幸福感低于内地中产阶层。多数受访港人表示,他们工作太累,报酬太低,这让他们在生活诸多方面表现出悲观情绪。

 

这项名为“中等收入群体生活质量研究”的调查,对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成都、西安、沈阳、武汉及香港2400名受访者进行调查。只有40%的香港受访者表示自己感到幸福,而在上海和北京,这一比例达到70%。

 

有调查发现,被香港媒体形容为“中惨”的这个阶层,因为香港高昂的生活成本,已经快要涨到中产们的承受底线,其痛苦指数接近危险警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