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【读书】责任

2019/10/10 4:54:48

【读书】责任

 

车到小巷口,没等车子停稳,雷声就推门下车。他二话不说,赶紧随着在这里等候的冯俭、李明良和市北区区长一起,朝巷子里走去。公安民警已经在巷子口布置了警戒线,很多居民簇拥在警戒线外围观,好多辆医疗救护车也已停在巷子口。

 

走到厂房跟前,雷声被眼前的惨烈情景震惊了:明火刚被扑灭,屋顶已被烧穿,窗上的玻璃全被打碎,四处弥漫的烟雾聚成一团飘向夜空。消防队员们还在继续奋战,有的用水枪浇射厂房、巩固战果,有的忙着搬走液化气钢瓶,有的抬着用黑布包裹的遇难者遗体往外送,医务人员在消防队员的帮助下,正把一个个伤员抬上救护车。水枪的射水声、警车的警笛声、救护车的警报声响成一片,但仍然可以看出,救火现场各项工作安排得井然有序。

 

这时,省消防局长来到雷声跟前,向他介绍:

 

“雷市长,今天幸亏我们扑救及时,否则后果更不堪设想。这里周边有不少居民住宅,我们马上设置了隔离带,知道厂房里有液化气钢瓶,我们立即边灭火边搬走钢瓶。不过,即使这样,后果也很严重啊!我们消防战士已经抬出了八包遇难者遗体,可能一包中还不止一具尸体,目前已经送到医院的伤员有十五名。请雷市长指示。”

 

这一番话,听得雷声头皮发麻,但他头脑依旧十分清醒,在火灾现场,指挥者应该是消防局长,而不是市长。于是,他当即回答:

 

“请局长继续指挥灭火和抢救人员,市、区有关方面同志全部听从您的指挥,我们几个部门的领导找一个地方,马上商量一下有关工作。”

 

就在离厂房不远处的居委会办公室里,雷声召开了由公安、卫生、民政、安全生产、房管等部门和市北区、街道办事处领导参加的现场紧急办公会。按理说,房屋所在单位机床公司的领导也应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汇报厂房内有关情况,便于消防局有针对性地组织灭火,但从发现火情到现在,已通知了好几次,却一直不见来人。市政府办公厅的同志报告,机床公司分管领导是安平,可多次打他家里电话,始终没人接听,手机也一直关机,雷声十分恼火。会上,在听取冯俭报告了火灾情况后,雷声明确提出了工作要求:

 

“今天的火灾十分严重,在我市历史上是少见的。由于同志们处理得都很及时,才没有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,我非常感谢大家。接下来还有好多工作要做,由冯书记总的牵个头,请公安局协助消防尽快查清火灾原因,尽快查明遇难者身份,注意掌握社会动态,维护好社会秩序;请市北区和街道的同志做好安抚周边居民、稳定群众情绪的工作,不要节外生枝,闹出连锁反应的事来;请卫生局做好抢救伤员的工作,要不惜代价全力救治,尽量减少人员死亡;请民政局做好遇难者后事处理和受伤人员生活困难的救助;请办公厅通知机床公司查清厂房的出租、管理情况……”

 

平日里俨然一介书生的雷声,此刻完全是一名指挥若定的将军,虽然事发突然、头绪繁杂,心里也莫名烦躁,但仍然果断而准确地发出了一道道指令。最后,雷声没忘记带上这么一句:

 

“请市政府办公厅马上派人到殡仪馆和医院了解一下,这次火灾一共有多少遇难者和伤员?”

 

大家按照雷声的指令,各就各位去抓落实了。

 

安平和肖丽娜正处于热恋之中。

 

接受林达的委托,雷声在一次和肖丽娜通电话时,顺便问起了她和安平的事:“丽娜,听说安平在追你,有这么回事吗?”

 

肖丽娜没想到雷声会突然问起这样一个问题,这让她很是窘迫。说实话,她心底里喜欢的是雷声,可面对雷声幸福的家庭,她的理智告诉自己,必须控制这种感情的发展。对于安平,尽管他们年轻时,曾经有过一段短暂而朦胧的恋爱经历,但总觉得他不够实在。近来,安平常常打电话约她,不是看电影,就是逛公园,或者咖啡厅小聚。接触多了,肖丽娜开始渐渐改变对安平的看法。虽然明白安平是真心在追求自己,但她还是拿不定主意。电话那头,肖丽娜脸色微微发红,有些不自然地回答:

 

“阿雷,你从哪里听来的消息?八字还没一撇呢!”

 

“丽娜,你都老大不小了,也该成个家了。安平是个不错的男人,而且你们从小青梅竹马、知根知底,可以成为幸福的一对。我知道,林达书记也在关心你们的事情呢!”尽管雷声心里有些酸溜溜的,但还是真诚地希望促成这段姻缘。

 

雷声的这番话不仅是真诚的关心,也是对自己感情立场的一种表态,他不可能是那个可以陪伴肖丽娜走完下半辈子的人,他希望肖丽娜获得真正的幸福。雷声的态度促使肖丽娜终于下了决心,此后,对安平的约会,她的态度变得比过去积极了。安平看在眼里喜在心头,这次,他又邀请肖丽娜一起到青岛去避暑。起初,公司党委书记因总经理正出国而不同意安平休假,经不住安平一再申请,便要求安平在外手机联系要保持畅通,有事仍要负责处理,安平当然一口答应。

 

青岛不愧为著名的避暑胜地,依山面海、青山碧水,风光旖旎,那南临黄海的崂山景区,山海相连,怪石林立,飞瀑流泉,林木繁盛,其“山、海、林、泉”之胜,是各地名山所不及的。那景色如画、空气清新的海水浴场,接纳了无数的游客在碧蓝的海水中畅游,在金色的沙滩享受日光浴。那山峦起伏,绿树成荫,千姿百态的各国建筑,构成别具特色的城市景观,令人惊叹不已。特别是那舒适宜人的气候、沁人心脾的清新空气,拂面而来的阵阵海风,让刚从热浪滚滚中走来的安平和肖丽娜,感到格外舒畅,如此优美的环境,更唤起了这对中年情侣的热情,他们尽情地游乐,简直到了流连忘返的地步。

 

但令他们扫兴的是,每每他们沉醉于美景时,手机铃声总是打断他们的兴致,而且两人的手机声此起彼伏,接二连三。第二天下午,他俩来到崂山脚下的太清宫,这是崂山最大的道观,道教祖庭,全真道天下第二道场,宫内古树参天,苍翠欲滴。

 

都说供奉在这里的神像十分灵验,在此许的愿往往能够实现,因而吸引了众多的善男信女,香火一直很旺。安平和肖丽娜跨入三清殿,虔诚地跪拜在神像面前。此刻,安平双手合十,双目微闭,正在默默许愿,请神仙保佑尽快发展与肖丽娜的关系。突然,“叮铃铃……”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从安平的手提包中传出,顿时打破了大殿里安静肃穆的气氛,满屋子的香客不约而同地把谴责的目光盯向安平和肖丽娜,使他们感到十分狼狈,无地自容。安平赶忙起身,快步走出大殿,拿起手机接听,原来是集团办公室主任要向他报告这两天工作的情况,没有什么紧急的要事。这让安平十分恼火,生气地对那位主任说:

 

“我在外面正忙着呢,你没有紧急事情不要给我打手机!明白了没有!”说完没等对方回答就挂断了手机。

 

第二天傍晚,安平和肖丽娜来到著名的八大关海滨浴场。这里,面前是浩瀚的大海,天水一色,十分壮观,背后是翠楼红瓦,茂密林木,景色宜人。他俩尽情地在海水中畅游,只见肖丽娜一会儿是自由泳。快速在海浪中穿行,一会儿是蛙泳,悠闲自如地在海水中漫步,一会儿是仰泳,静静地躺在海水之上休息。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安平,只会狗爬式一种泳姿,在肖丽娜面前显得十分笨拙。他们来到岸上,静卧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,会心的交谈着,看到肖丽娜兴致很高,安平便想借此热烈的氛围,跟她接触到实质性的问题。正在此时,手提小包中的手机又响了。打开一听,又是办公室主任,来向安平请示有几位下属企业领导要公务出差,是否批准。这又令安平哭笑不得,心里在想:“公务出差有什么理由不批准?”嘴里便说:“这样走程序的事,你自己就可以代我批准,不必再找我了。”这边安平刚接完手机,那边肖丽娜的手机又响了,也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。

 

没想到,这次兴致勃勃的旅行,手机成了影响他们情绪的“第一杀手”,安平一气之下,干脆把手机关了,肖丽娜也马上跟上,他们想,难得出门几天,单位里天也不会塌下来,还是尽情享受“两人世界”为好。最令安平兴奋的是,就在他们临回来的那天晚上,肖丽娜答应了他的求婚,人生仿佛马上就将迎来新的一页。

 

这起造成八人死亡和十八人受伤的火灾,虽然未达到死亡十人以上的全国特大火灾标准,但在滨海省历史上也很少见,自然引起了省委、省政府的高度关注。省政府组成了由安全生产局领导牵头的事故调查组来到临州市,省纪委、监察厅也要求市委、市政府在妥善处理善后事宜的同时,追究事故的责任人。

 

雷声深知这次火灾后果严重,自己作为地方行政首长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,火灾第二天他就写好了一份“检查”报告,省委、省政府各送一份,提出了接受处分的请求。他这样做,既是真诚地要为死伤者承担起自己的责任,又想以此举帮助下属的同志减轻一些责任。然而,省纪检监察部门的态度十分坚决,就是要层层追究责任,以提醒各个方面共同吸取教训。

 

随着调查的深入,事情越来越清楚了,作为已批租土地上的厂房,照理是不能继续出租的,安平为了机床公司的租金收入,向动迁公司沈经理打了招呼,在他的默许下,仍旧把厂房出租给外来务工人员使用;而且,安平对厂房出租后的使用情况从不过问,以致形成易燃品堆积和严重的“群租”状况,明显违反了消防管理的规定;火灾发生后,本应在现场协助参与救灾的安平,又一反常态地中断通讯渠道,迟迟不到现场。

 

这样,作为机床公司分管领导的安平,既是违规出租厂房的决定者,又是疏于日常管理的领导者,还是未及时参与救灾的责任者,在被追查责任者中首当其冲。特别是当人们听说,安平和肖丽娜一起到青岛避暑,为了防止别人“干扰”,干脆把手机也关了的做法,更觉得应该严查安平的责任。安平当时万万不可能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故,他对此也后悔不已。

 

省纪委、监察厅十分了解安平与林达的关系,专门派了一位副书记向林达汇报处理此事的初步考虑。此时,林达内心的痛苦可想而知,作为安平的养父,自然不愿意看到养子受到处分;但作为一名省委领导,政治经验丰富的林达很清楚自己应当秉公处理。他作出了理性的选择,那就是不徇私情,支持严肃查处,只是最后他提醒了一句:

 

“对人的处理要待火灾原因彻底查清之后,再仔细客观地判定每一个人应负的责任,使处理的结果经得起历史的检验。”

 

未完待续……

 

(注:《雷鸣时分》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。本栏目版权归上海观察所有。不得复制、转载。栏目编辑:许莺 编辑邮箱 shguancha@sina.com)